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深圳國旅官網深圳旅行社中優秀的旅游公司關注我們
手機國旅網站導航深圳旅行社經營資質
您的當前位置:深圳國旅旅行社官網 > 旅游資訊

嫌犯疑遭"牢頭"毆打身亡警方賠償90萬"封口"

編輯:深圳國旅時間:2014-02-24 12:04點擊:

 

廣西陽朔縣興坪鎮村民莫某,因涉嫌盜竊被陽朔縣公安局刑拘并逮捕,關押在陽朔縣看守所內,去年12月16日,莫某突然被送往陽朔縣人民醫院搶救,次日晚死亡。

事后,陽朔縣公安局對外稱,莫某系因自發急癥引起病亡。隨后與死者家屬達成協議,補償90萬元“作為死者親屬的死亡補償費、贍養費和精神撫慰金等”。家屬在隨后從醫院拿到的死者病歷中,發現大量疑點,證據顯示,死者生前曾遭受毆打虐待。同時,有公安內部知情人員透露,莫某確系在看守所內受過毒打。

家屬已與公安達成協議:“如查明莫某系其他原因(包括在看守所受他人毆打、互毆等原因)死亡,家屬也不得再提出賠償要求”,“死者家屬不得爆料或借助媒體炒作給陽朔縣公安局造成不良影響;如有違約,則需退還全部補償款。”

莫某之死到底是病亡還是非正常死亡?警方的90萬到底是“人道“補償,還是“封口費”?北京青年報記者前往當地進行調查。

90萬賠償費出爐始末

鄭福英的家,位于桂林陽朔縣興坪鎮黃泥田村。大山深處,最后一段土路只能步行。去年12月17日,兒子莫有文死亡不久,她家便來了幾位自稱公安的人。

“他們說他們是來探望我的。我說我不要探望,我要你們賠我仔!”鄭福英說。她說,自己因為悲痛,加上有低血壓癥,當時說著說著就要暈倒。

“這時,一旁的警察趕上扶住我,說‘你仔我們賠不了,只能賠錢了。老人家,你說你要好多(當地方言,即多少)錢?’”她向北京青年報記者描述。

“再談下去,我仔也不能活過。我便提出要150萬。”鄭福英說,拜訪的警察當時沒有答復,只說“要回去商量”。

死者的哥哥莫有發稱,這之后的“談價”都靠電話進行,基本上每次都是公安打來。最后,警方的報價鎖定在“60萬”。而他們則堅持,不能低于120萬。

在死者家中,記者見到了一份“作廢”的協議書(草案),底下的落款日期為2013年12月24日,比最后的簽約日期早了一周,報價也比最后的賠償數額低了30萬。

莫有發稱,因為嫌60萬元賠償過低,他們家屬拒絕在這份賠償協議上簽字。第一次會簽由此“流產”。

莫有發透露,這期間,家中的遠近親戚,凡被認為在幫助“扛價”的,都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公關”。一位在鄰鎮開醫療診所的親戚,接到了診所所在地鎮人大主任的電話,讓她早點規勸家人接受警方賠償數額。

僵持中,他們便放話,不行就“把這個事拿去’曝光’!反正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同時,也有聞訊而至的記者四處“刺探”消息。第二天,警方就同意了“90萬”的訴求。

“快過年了,按當地的習俗,事情要在年前處理好,死者才能入土為安。所以我也就沒再堅持原來的數字。”鄭福英解釋說。

2013年12月31日,死者大哥莫有發代表不識字的母親,在90萬元的協議書上簽下了“鄭福英”三字,母子均按了手印。黃泥田村的莫姓村長,也作為見證人,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和職務。

家屬目擊死者多處傷痕

按照鄭福英的說法,兒子莫有文“是個連辣椒都不白摘一顆的人”,但此次涉嫌的卻是“盜竊”罪。2013年11月8日,廣西陽朔公安局出具的《拘留通知書》稱,莫有文是因“涉嫌盜竊”,被刑事拘留。

關于莫有文的涉案經過,按鄭福英的講述,是兒子受托幫村人“抬樹兜”(當地方言,即樹根)。“當時家里的金橘樹施著一半糞,他撂下便走。我回來說他,他說村人在山上挖到‘樹兜’,抬不動,喊他去幫忙。”當然,這是兒子的解釋。

有公安知情人員告訴記者,莫有文是因涉嫌與其余四人,一同盜賣他人山上的7棵紫薇樹而被捕的,作價金額約1800元。而莫有文的哥哥則稱,替人背樹樁本來就是弟弟的謀生手段之一。

鄭福英說,她原來一直擔心兒子是替人“頂事”。“但現在我更想搞清的,是我仔究竟怎么死的。一個早晨喊媽、晚上喊媽的人,怎么轉眼就沒了?即使有罪也得法院說了才是!”

莫有文的羈押地,在陽朔縣看守所。2013年12月17日,莫有文被羈押的第39天下午,莫有發說他接到了陽朔縣興坪鎮派出所的電話,他們告訴他:“你弟弟病了,在陽朔縣醫院,趕緊下去看看。”

莫有發說,當時家里的摩托被人騎走,歸還后又出現故障……等他們趕到醫院時,已是晚上九十點鐘。在醫院門口,看守所的人攔住他們,帶到派出所后,一位公安告訴他:“你弟弟好像有白血病。”

莫有發說:“不可能!我弟身體一向很好,平日都靠背樹、扛磚吃苦力掙錢,不要說這種大病,平日連小病小災都找不上他……”對方說:“你弟弟可能就是有白血病。”

莫有發說,在他們爭執期間,有電話打過來說,“病人不行了,正在搶救”……

等他們趕到醫院時,莫有文人已咽氣。莫有發的大兒子莫宋玉告訴記者,因擔心父親受刺激,他攔著不讓父親湊太近。他自己走近病床前,“看到叔叔露在白被單外的手、腳、臉都有傷痕,浮腫并且顏色‘發蒙’(當地方言,即黑紫)”。

“但醫生和警察都和我們解釋,這是由白血病引起的。”莫宋玉說。

第二天,死者堂叔莫振球,也見到了從冰柜移出的侄子尸體,“他的手一只大、一只小,一只眼的眉骨處,有三厘米左右的傷痕,鼻孔里也有淤血”。

據他們介紹,這期間,家人幾次尋機拍照留證,都被警方控制并制止。

據悉,因為家窮,38歲的莫有文,死時還未娶親。

協議包括“封口”條款

莫有發說,前后兩份賠償協議,除日期和報價外,內容基本一致:“都是要求我們必須滿足公安的幾個條件,才能得到這筆賠款。”

記者在該協議書上看到,只有“在莫有文尸體下葬后且家屬無異議后”,警方才會“在三日內將該費用付清”。

而如查明莫有文是其他原因(包括在看守所受他人毆打、互毆等原因)造成疾病死亡,家屬也不得再提出任何賠償要求。

協議還特別強調,死者家屬不得爆料或借助媒體炒作給公安造成不良影響。如有違約,則需退還全部補償款。

當然,協議也聲明:即使莫有文是因自發疾病死亡,家屬也可以不退這筆補償款。

鄭福英向記者證實,在1月17日兒子火化安葬后,1月21日,陽朔縣公安局如約支付了90萬元,進入自己的賬戶。

1月2日,雙方協議簽署后第一個工作日,莫有文的尸體解剖檢驗在陽朔縣公安局解剖室進行。半個月后,陽朔縣公安局向家屬出具了莫有文的“死亡證明”:經我局物證鑒定室法醫檢驗,莫的死亡原因確定為“多器官功能衰竭”。

這個結論和協議書上列明的“經陽朔縣人民醫院診斷,莫有文的死亡原因為:多器官功能衰竭”,毫無二致。

病歷記載患者“被打”

按照死者家屬的說法,因為“協議書”上明確說明“陽朔縣看守所在押犯罪嫌疑人莫有文,因突發疾病送陽朔縣人民醫院醫治,經搶救無效死亡”,加之陽朔縣公安局出具的死亡證明,與陽朔縣醫院給出的死因相吻合,他們最初相信莫有文的確因病而亡。

“但莫有文尸體上的傷痕,特別是警方積極找我們商量賠償,又堅持火化后才付錢的做法,讓我們不免懷疑。”莫有發說。

為了打消疑慮,他從醫院復印了莫有文的相關病歷,上面記錄著莫有文從12月16日約21時被送入院,到12月17日約23時死亡,這期間26小時間所發生的一切。

記者在這份蓋有“陽朔人民醫院”公章的病歷上,看到了莫有文自述和旁人共述的“發病史”、CT掃描結果、醫生初診所見等資料……上面的記述顯示,莫有文非自發疾病致死。所謂的“多器官功能衰竭”只是后果,而非前因。

在該住院病案首頁,莫有文的“門(急)診診斷”一欄,填有“胸部外傷”字樣;在出院診斷一欄,寫有“閉合性胸部損傷”結論;其顱腦及胸部CT平掃,有“頭皮損傷、縱隔氣腫”的診斷意見,下面有報告醫師黎肇成的簽字;死亡記錄上有“左手見多處損傷”的描述……而這些,恰恰和此前死者侄子及堂叔所見吻合。

隨后,記者又在莫有文12月16日住院病歷表“體格檢查”頁,見到了如下記錄:主訴被人打傷右胸及全身多處疼痛2天、意識障礙半天;患者本人及旁人共述,患者于2天前被人打傷右胸及全身多處,未進食、未進行處理及就醫。于今日下午,旁人發現患者出現意識障礙,呼之不應,后送入我院。

莫有文在看守所內遭受毒打,警方欲以90萬元“封口”了事,引起了自稱公安內部知情人士的不滿。在該線索被向媒體外泄后,莫有文家里開始有記者造訪。

“一開始,我們非常恐懼;擔心警方認為家屬拿到錢后又‘失信’,然后按協議把我們的90萬元要回。但后來有法律人士告訴我們,那份合同本屬無效合同,更何況事情又不是我們說出去的。警方如強行索回,只會引起更大的輿論旋風。”莫有發告訴記者。

之后,莫有發一家開始向律師進行咨詢。“律師告訴我們,根據協議第五條,‘如甲方或者其他部門查明,莫有文系因其他原因(包括在看守所受他人毆打、互毆等原因)造成疾病死亡,乙方有權依法向當事人(指直接毆打造成莫有文死亡的人)提起民事訴訟或者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甲方可以依法予以配合’。根據這條,我們將要求陽朔縣公安局查明原因,并追究相關責任人。我弟弟不能白死。”莫有發說。

知情者透露嫌犯死因

廣西陽朔在押嫌疑人死亡消息外泄后,陽朔縣公安局在接受人民網記者采訪時,把莫有文之死,描述成因自發急癥引起的病亡。

該消息稱,“記者從廣西桂林市陽朔縣公安局了解到,該縣看守所在押犯罪嫌疑人在被刑事拘留期間突發急病,因搶救無效逝世”,據醫院初步診斷,死亡原因為“多器官功能衰竭”。

在陽朔縣公安局2月12日給媒體的《關于在押犯罪嫌疑人莫有文死亡情況說明》里,莫有文的病亡經過被這樣描述:

2013年12月13日,陽朔縣看守所獄醫發現在押犯罪嫌疑人莫有文發高燒,隨即給他開了藥治療。

12月16日18時許,與犯罪嫌疑人莫有文同羈押的一名在押人員向值班民警報告稱:莫有文身體不適。18時05分,陽朔縣看守所獄醫與管教民警帶他到陽朔縣人民醫院檢查醫治。經陽朔縣人民醫院急診科檢查后建議住院治療。陽朔縣公安局及時向上級公安機關、檢察部門作了匯報。

12月17日11時許,犯罪嫌疑人莫有文病情出現惡化,出現心跳、呼吸驟停,經人民醫院急救,莫有文的心跳、呼吸恢復。當天,陽朔縣公安局從桂林市南溪山醫院、桂林醫學院分別請了兩批6名專家到陽朔會診。

12月17日23時30分許,莫有文病情出現惡化,后經陽朔縣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根據醫院初步診斷,死亡原因為“多器官功能衰竭”。

而關于莫有文死亡前,看守所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他身上的傷痕又是怎么來的,說明中只字未提。

北青報記者發稿前,從當地自稱公安內部知情人士處獲悉,莫有文的直接死亡原因,是在看守所內,遭一名何姓“牢頭”指使他人多天毆打,冷水澆灌,不給飯吃等種種非人虐待……而從12月10日前后開始的迫害,監所內都有同步錄像證明。

該知情者還透露,今年春節前,陽朔縣檢察院的7名黨組成員,曾接到陽朔縣看守所宰殺的一頭豬做“過年禮”,由駐所檢察官帶給他們。

昨天,北青報記者就以上情況致電陽朔縣公安局新聞發言人張偉良,電話另一頭聽說是記者采訪,隨即掛斷電話。該縣警民關系中心主任伍勇成則向記者表示,“一切口徑以桂林市公安局對外公布為準”。隨后記者撥通桂林市公安局新聞發言人劉青的電話,劉以“按規定不接受電話采訪”為由拒絕了采訪。

檢察機關尚無回應

根據陽朔縣公安局《關于在押犯罪嫌疑人莫有文死亡情況說明》,莫有文在12月16日病重未亡之際,“陽朔縣公安局及時向檢察機關做了匯報”。

而截至記者發稿時,無論是對陽朔縣公安看守所負有監管職責的陽朔縣檢察院,還是其上級檢察機關桂林市檢察院,都未對此事做公開表態。

昨天北青報記者還就此案相關問題向桂林市檢察院宣傳科副科長陳昌軍核實。陳表示,他知道有此事發生,但具體情況需向監所科詢問后再進行答復。

據前去陽朔縣檢察院采訪此事的當地記者透露,檢察院相關工作人員在查看記者證、留下聯系方式后,便稱“之后聯系”,至今再無消息。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人民檢察院專門設有“監所檢察”部門,有專門的檢察官派駐制度,在監所內設有專門的駐所檢察室,實施監管。

 


該報道稱,其經驗之一,就是“通過先進化設備投入,與看守所實現了‘微機聯網、動態監督’、監管信息共享;其駐所檢察官,每周至少深入看守所被監管人勞動、學習、生活‘三大現場’巡察1次;而其重點檢察的范圍,就是‘牢頭獄霸’及剩余刑期一年以上的罪犯,留所服刑等問題。……由于他們一直定期對看守所進行安全防范大檢查,消除安全隱患。多年以來,看守所未發生被監管人員非正常死亡、脫逃等重大事故。”記者調查得知,陽朔縣檢察院,因高度重視駐所檢察工作,屢次被媒體報道。據正義網消息,其駐所檢察室,曾于2007年和2011年,兩度被最高人民檢察院授予“一級規范化檢察室”的稱號。

豐富旅游線路,優惠旅游報價,優質旅行服務,盡在深圳國旅官方網站(www.7jfv.com)

本文標題:嫌犯疑遭"牢頭"毆打身亡警方賠償90萬"封口"

本文網址:http://www.7jfv.com/news/1329.html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